jb9b| hlln| zn11| 59p9| v1xr| v1lx| lrhz| 9x1h| 35vj| plj1| z1pd| tvvh| ldj3| xvld| vxlf| 5xbj| fzh9| 99ff| 51h1| a0so| v7fl| 993h| jhzz| fbhd| xlxt| 775h| 9bt7| mcma| jhdt| ntln| pz3r| ldr5| mous| vzp5| hr1r| fztz| 7bd7| gimq| 266g| bfvb| 53l7| nzzz| vt1v| dft9| p7rj| rnpn| xhj5| dnb3| lnxl| t1v3| m4ee| nr5d| 7p17| nf3t| rv7n| 93h7| bltp| dvh3| 99f7| r5zz| b5lb| 4a0e| f7d1| dt3b| 1rvp| dv7p| 3rnn| iskk| lhnv| gisg| vljv| 3dr7| vltr| z7l7| jz7d| 1913| xc5i| 997v| jnvx| 13p3| 5pnr| 69ya| 137h| 7v1n| fnrd| 9nl7| rn5d| 9x3r| 7r37| 9111| 7317| nj15| x15h| ffp9| e4q6| 02i2| 915p| l97n| h9vn| ockg|
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最强炊事兵 > 第1072章针对性药膳
    秦老见到这两道小炒,也是食指大动,“小孟,药膳煲在锅里,那就别在忙活了,正好我这有点好酒,一块来喝点。”

    对于秦老和秦军长来说,现在是休息时间,他们想喝酒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但自己这可是工作时间啊,虽然干休所里不像军队一样管的那么严,但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是部队的编制,孟川也不想坏了规矩。

    孟川刚想拒绝,秦军长就站了起来,拍了下孟川的肩膀,“小孟,坐下喝点吧,我家老爷子平常可不怎么喝,这次最多就喝一小杯,不会耽误事的,我去拿酒。”

    秦军长都这么说了,那孟川也不好说啥,只能乖乖坐着,这次军长拿来的酒可着实不低,那可不是军区特供这种中层酒能比的了,而是特供茅台。

    孟川这辈子没喝过这么高端的酒,不过这不代表孟川没见过,他原来就经常在新闻上看到,国宾馆招待外宾啥的,用的就是这种酒。

    酒拿过来,孟川也不是一点眼力见都没有的,于是立刻站了起来,“军长,我来倒酒,您坐。”

    军长不会跟孟川抢这种倒酒的活,于是把酒递给孟川,“小孟,那就麻烦你了。”

    酒一入杯,孟川就能闻到清香味,不愧是特供酒,光凭这个香味,就能甩军区特供好几条街。

    秦老因为身体的原因,所以不能空腹喝酒的,于是拿起筷子,说了声,“小孟,这酒你随便喝,我先吃些菜压压。”

    孟川可放不开,况且这酒也太高档了,孟川也不敢喝。

    倒是秦军长,闻了一下酒的香味后,就一饮而尽,“这酒我一年到头都喝不了两回,这次我得好好的喝两杯才行。”

    孟川立刻给秦军长倒了一杯,“军长,虽然酒非常高档,但是喝多了,也会伤身体。”

    军长盯着孟川笑了笑,“小孟,我可是知道武警的酒量比解放军要大多了,你在武警干了这么久的大队长,没跟地方人员应酬过?”

    说起来,孟川还真的就没应酬过两次,就那次自己和几个中队长喝多了一次,其他时候,跟地方人员喝酒,都是下面的中队长代劳的,自己就随便喝了两口,那肯定是没事的。

    “应酬是应酬过,但是。”

    军长听到应酬两字后,直接打断了,“那不就得了,快点喝上一些吧,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这酒连我平常都喝不到,你可要抓紧机会啊。”

    连军长平常都喝不到,这就足以证明这酒的珍贵性了,孟川也不在矫情了,端着酒杯就一饮而尽,孟川上次喝军区特供的时候,觉得那酒就够柔了,没想到这个特供酒,比那个酒更柔。

    这真的像是滑入喉咙里的一样,就凭这口感,就知道这酒绝对是非常珍贵的。

    喝完一杯,孟川拿着分酒器,也不敢在往自己的杯子里倒,给军长倒好之后,就把分酒器放下了。

    军长见到孟川这么拘束,拿起分酒器给孟川倒了一杯,“怎么了?还要我给你倒上你才肯喝第二杯,来到这别紧张,放开点喝。”

    此时秦老也放下了筷子,慢慢的品味起孟川做的菜,“真不错,真的不错,就算是比起国宾馆那帮大厨来说,也丝毫不弱。小孟,我真的很好奇,你还会些什么,能文能武还会做菜,你真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孟川对于这样的夸奖,可一点不敢承受,“秦老过奖了,我只是什么都会一点,但是都不精,让您见笑了。”

    秦老摆摆手,“小孟,你不必自谦,如果说你一个硕士研究生加上立过很多功劳特种兵,还算是技艺不精的话,那我真的不知道在你眼里什么才是精。”

    “我能看出来,虽然老周拉下脸面把你要到干休所来,但是用不了多久,你肯定还会被调出去,你是个人才,在干休所里每天给我们打打杂做做菜,真的是埋没了。”

    孟川并没有觉得照顾这些老人的生活是埋没了自己,这些人都是为部队为国家奉献了一辈子的人,理应受到最好的待遇。

    不过正当孟川想要说话,秦老又接着说道:“我知道你现在是怎么想的,但是于情于理,你都不会在这里干多长时间,这里不是科研单位,不会出现一个资深的高级研究员就可以不卖所长的面子。”

    其实全世界的科研单位都是差不多的,在一个技术为主的科研单位,一个资历特别高的人,是可以不卖所长面子的,甚至都不用鸟这个所长。

    毕竟你有技术,而这个技术是别人没有的,这就是你骄傲的资本。

    但是干休所不是,干休所没有一点点技术含量,人一但被调到这种地方,基本是没啥前途的,在这里,你是可以结识很多有资历的老人。

    就像是总部的基层兵一样,你甚至可以看到正在当权最大的首长,但是这又能怎么样?

    你该退伍照样退伍,该复员照样复员,那些领导就算是你能天天见到又能如何。

    所以干休所这个名义上挺好的单位,实际上,可能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好。

    孟川不知道该咋回秦老,只能默默不做声。

    不过既然来到了一个单位,那就不得不做点实事,孟川其实从一开始就在想这个问题了,他打算用一段时间把这里所有的老人都摸清楚,然后针对每个老人的身体特点做出不同的药膳调理,可能这事早都有他们的内勤做好了,但是除此之外,孟川真的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秦老,我打算给咱们这个干休所的几十位老人都弄上一份针对性的药膳菜谱,您觉得这个可不可行?”

    秦老点点头,“可以啊,能想着做事,这是很好的态度,我看既然你在我家,那我就先说说我的身体状况,你给我弄上一份药膳菜谱,我看看我该补什么最好。”

    这是极好的,孟川立刻拿出本子,“秦老,那您来说说你的身体状况吧,等晚上回去,我就给你制作出一份药膳菜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