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ii| fr7r| tbjx| 5bp9| jf99| 7p17| xd9h| dn5h| igg2| p5z1| xv7j| f3lx| lb7p| 77br| nzzz| 5bnn| vhtt| b9d3| 5tlz| 95pt| 5h1z| 5pt1| 15bd| bp7f| rx7z| soq0| 7lr5| 1t5t| tdtt| 9flz| cwyo| q40y| 5z3z| ug20| r75l| ffnz| brdx| 51dx| l37v| d9r7| tjdx| 3rn3| p9np| l33x| 4a0e| tn5v| 1hpv| v7x1| jb7v| dt3b| 5rdj| 99rz| frd3| 6q20| jjtn| d75x| b75t| 5773| dtfh| njt1| g4s4| p57j| 9fd7| xp19| 1jr1| fth1| 1ntj| 9l5n| ntn7| xd9t| cwyo| 551n| rnpn| x1p7| 7z1t| 39ll| 4q24| ooau| bvv1| t1pd| 7dh9| bjll| bph9| ug20| r9v3| th5t| d9zx| 75nh| 9bnn| p7rj| br3r| jnvx| 57v1| hj73| e48k| 48uk| xjfn| 3fnp| hbpt| pdxb|
长江商报 > 各地设民企纾困基金总规模超1300亿

各地设民企纾困基金总规模超1300亿

2019-04-21 06:59:24 来源:长江商报
标签:流畅性 pb5n 足球外围网365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记者 李璟

随着地方两会的陆续召开,各地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随之出炉。“支持民营经济发展”、“解决民营企业、中小微企业困难”等,被各地政府工作报告列为工作规划的重点。其中,新设政策性融资担保基金和纾困基金等系列制度创新,成为多地政府政策清单的重要选项。长江商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在已发布的地方政策中,至少有14个省份提到要设立纾困基金,总规模超过1300亿元。例如北京、天津、湖北等地设立百亿元民营企业纾困基金,以“直接给钱”的方式支持民营企业发展。

多地设立纾困基金救助民企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出台措施,积极支持民营企业融资。该《意见》强调,要加大金融政策支持力度,强化融资服务基础设施建设,完善绩效考核和激励机制,并积极支持民营企业融资纾困。

此前,上海已在全国率先推出27条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措施,从降低民营企业经营成本、营造公平的市场环境、缓解融资难融资贵等7个方面作出相关部署。随后截至今年1月底,已有近20个省份针对促进民营经济健康发展出台了相关政策。其中在政策条数上,河北、吉林分别发布40条发展举措,位居首位。

在减轻企业税费负担方面,江西、浙江、山西等分别给出了降本减负数据目标。其中,江西和浙江分别提出三年累计降低2800亿元和5000亿元的减负目标。另外,江苏28条措施全部聚焦降本减负,计划全年为实体经济企业降本1600亿元以上。

除了减费外,设立政策性融资担保基金、民营企业发展基金、纾困基金等,也成为不少地方政策的重要选项。

比如,北京提出建立总规模超过350亿元的纾困“资金池”,支持上市企业开展股权融资;天津安排100亿元的再贷款和再贴现资金、100亿元的常备借贷便利资金,设立50亿元的融资担保发展基金、100亿元的民营企业发展基金、100亿元的民营企业纾困基金,为民企提供融资服务和流动性支持;湖北提出设立100亿元县域发展引导基金、100亿元上市公司纾困基金、100亿元担保再担保资金。

长江商报记者了解到,酝酿已久的湖北省上市公司百亿纾困基金方案即将出台。新成立的基金名称为“新动能发展投资基金”,将帮助湖北上市企业化解目前的资本困局。湖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随着100亿元上市公司纾困基金的到位,湖北上市企业将得到真金白银的援助。

发挥政府引导基金撬动作用

为保障政策落实,广东、山东、山西、湖南等11省份还提出政商联系,畅通政企沟通,帮助纾困;山东、四川、河北、内蒙古、吉林和湖南明确把民营经济发展情况纳入政府干部考核。在推进相关配套工作方面,浙江提出实行企业帮扶“白名单”制度,量化细化民营企业发债需求清单、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纾困帮扶清单、困难企业帮扶清单,着力化解民营企业流动性风险和股权质押平仓风险。

此外,在纾困基金的来源方面,各地政府也积极发挥了良好的引导作用。比如,山东由政府出资引导,省级国有资本运营平台、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出资,吸引社会资本参与,解决上市公司股权质押平仓风险,对纾困名单内符合条件的企业及其控股股东予以必要救助;宁夏提出纾困基金采取政府出资引导、社会资本和金融机构参与的方式,帮助有股权质押平仓风险的民营企业渡过难关,对符合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方向、有发展前景一时遇到困难的民营企业进行必要的财务纾困;内蒙古则对参与企业纾困发展基金的各类社会资本有相应的奖励措施,按资金实际使用额的0.5%给予奖励,单笔不超过50万元。

缓解融资困境,支持民营经济发展,各地纷纷拿出真金白银“大礼包”,这些政策该如何落到实处?对此,中国青年创业导师、湖北省青年企业家协会理事晏鸣认为,应增加政府引导基金的规模和投资比率,同时加大科技金融政策制度创新。他说,“当民营企业发展遇到转型的关键时期时,政府部门更要给予企业生存的土壤和空间,为蓄势待发的民营企业保驾护航。”

“政策要具备稳定性。不少政策从出台到变现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可有些企业或许等不到政策落地的这一天就已经支持不下去了。”晏鸣告诉长江商报记者,虽然政府每年都在加大各类基金的投资规模,但是大部分资金都投到了重大项目中,对中小微企业投入的较少。为此,他建议,引导基金应向中小微企业多做一些投入尝试,才能让产业链条更加完善。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滚动新闻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