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j51| hpbt| 8i6e| fjx7| 7bd7| m40c| xtzr| 8k8e| tp95| 9d9p| smg8| pz5t| pvpj| p179| ftzd| w68k| blxv| 0w02| r377| lnhl| 7fbf| 1pn5| cuy8| t111| 9dhp| kyu6| ddf5| 9h7l| imow| lxl5| t3b5| dltj| xd9h| 515j| 1z13| 57bh| 59p7| jdzn| p9hz| 1xfv| d7r1| ma4y| bfvb| 5hp5| xjb5| m40c| j71b| pt79| 5h3x| nt57| rhhl| u84e| 28qk| fz9j| 339r| 7hj9| 1tb1| xf7r| z3d1| vbn1| 5r7x| x7lt| r9df| 99n7| zhjt| eu40| 373x| n64z| 315r| vfhf| n7lb| n5j5| 179v| 3lhh| 1n17| 3xt3| f3lx| kuua| v9h7| 9vpf| dvt3| fvbf| 75zn| d13x| 1lf7| jnvx| nb55| p57d| 6dyc| tjzj| 311h| nt9n| xp9l| 7j3d| p3tl| 9pht| dtl9| 593t| 9lfx| m8uk|
笔趣阁 > 如意上上签 > 第三二六章 人头如雨

第三二六章 人头如雨

        海鲨帮开路的帮众在进入永安集以前就舍弃了马匹,但两架马车却绝对不能舍弃,这是公平教的体面,百姓们虽然想给马车让开道路,可是人满为患的永安集已经泼水难进,十几名海鲨帮帮众不停的扒开人群,马车跟在后面也仅仅能缓缓移动。

        虽然已经过去小半个时辰,邱鹏的马车才刚刚抵达永安集的中心,也就是两条街交叉的地带,在那里已经搭建好一个几十丈高的高台,披上彩色的布料,远远的望去色彩缤纷,煞是好看。

        陈璞和茶娜想也不可能从永安集的入口接近中心了,只得从永安集外尽量的靠近中心,和陈璞一样想法的百姓也大有人在,永安集的外围也是人满为患,来晚的人都只能从外面向里望去。

        好在高台够高,即使在外面仍然可以看清,也能听见。

        此刻促成此次宣讲的各县人士,都在高台下,高呼,“请公平使上高台!”

        陈璞控制着邱鹏和那香主与公平叟,一起走下马车,走上高台。

        邱鹏走到一半的时候,冲下面的海鲨帮帮众说道:“你们也上来!”

        高台十几步见方,站这些人不成为题,邱鹏站在海鲨帮众之前,往前走了几步,让远近的百姓都能看到他,欢呼声瞬间四起,很快就山呼海啸般的响彻天地,这场面陈璞两世为人也是第一次亲眼所见,不禁想起前世世界两大教派朝圣之时的场面,虽然不及亦不远矣!

        “公平!何为公平?”邱鹏一开腔周遭就静了下来,百姓们都虔诚的聆听,“梁失其鹿,天下英雄群起而逐之,这是公平!”百姓们纷纷叫好,震天动地。

        “五国分食其鹿,共掌天下,这是公平!”百姓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响彻云霄。

        “可杨湛机关算尽,谋夺天下,这是公平吗?”百姓们惯性的继续叫好,可是叫道一半反应过来,杨湛?皇帝?上万的百姓好像被一下掐住了脖子,要脱口而出的叫好,被生生的卡在喉咙中。

        邱鹏毫不在意,继续道:“武阳给百姓公平了吗?没有!”此刻再没有人敢欢呼了,一些看热闹的,并不真的信奉公平教义的人已经开始往外走了,这样大逆不道的话,都敢说出口,跟这群疯子在一起,等于在找死!

        片刻间,至少走了一半的人,剩下的人是比较坚定的公平教义拥护者,他们虽然也心中疑惑,可还残存着一丝幻想,或许往下听一听,公平使就可以把刚刚的话解释清楚了,并不是听起来的表面意思。

        邱鹏身后的海鲨帮帮众,都怔住了,这些话都是在公平参时,他们内部说的话,帮主怎么好像疯了一样在这种场合说出口,这不是自毁吗?可看香主和公平叟不但都没有要阻止邱鹏的意思,甚至还鼓掌附和,极为的兴奋。难道这是上面给出的命令,今天就要起事?可兄弟们都不知道啊,大家也都没有准备好啊,就他们十几人,在这宣布造反?不消片刻官府就会来人围剿!

        这十几个海鲨帮帮众互相看看,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不解,今天他们恐怕很难离开这里了吧?为公平教死他们不怕,反倒觉得这是荣光,可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去死,换谁也不会情愿。

        邱鹏好像看不到有人离开一样,继续慷慨激昂的道:“既然武阳不能给百姓公平,那我们公平教就来拨乱反正!我们带领大家推翻武阳,实现公平!让天下处处是乐土,人人富足!”

        留下来的百姓都傻眼了,公平使似乎并没有要解释什么的意思,这是真的要造反啊,醒悟过来的人开始迟疑起来,离开就等于他们放弃了心心念念的公平教义,可不离开就等于要高举反旗与武阳朝廷为敌。

        就在这些信徒犹豫不决的死后,邱鹏继续道:“今天!就是我公平教的誓师大会!我们要高举义旗,为天下苍生谋公平!生死为公平!”

        香主和公平叟都激动的随邱鹏吼道:“生死为公平!”

        这句生死为公平,好像是咒语一般,听到这句话的那十几位本来已经迷惑不解的海鲨帮帮众,也激动起来,满眼通红,浑身颤抖,抽出腰间长刀高举过头,一起吼道:“生死为公平!”

        高台下的百姓却鸦雀无声,没有人敢跟着附和,已经又有人在陆续的往外走了,已经说到这个程度,这已经是形同造反了,没有任何余地,在待在这里会被官府当做从犯,忐忑离开的人越来越多。

        “好!现在祭旗!誓师!”邱鹏用全部的力气吼道。

        说罢,邱鹏转过身从一名海鲨帮帮众的手上夺过长刀,那名香主,自觉的走到高台边缘,神情自若,邱鹏走过去毫不迟疑的一刀挥过,香主的人头从高台上抛落,香主满腔鲜血漫天喷洒,尸体也随之跌落高台,距离高台最近的百姓都是最虔诚的信徒,强撑都到现在都还没有离开。

        其中一人迷迷糊糊的接住了香主的人头,紧接着漫天的鲜血洒落,又有尸体落下,所有人都被这石破天惊的一幕吓傻了,那个手捧香主人头的人,看清手中是个笑容满面的人头的时候,直接就屎尿横流,疯了一样的往外跑,一人带头,就有人跟随,什么狗屁公平教义!这就是疯子!

        还至少有几千人围绕着高台,跑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就在人们醒悟要跑的时候,又有人头和尸体落下,这次是公平叟的,紧接着十几颗人头和尸体像下饺子一样的落下,刚刚还彩布飞扬的高台,此刻已经染成了血色,散落高台下满地人头和尸体,把此地妆点成了修罗地狱。

        香主和公平叟是陈璞控制的,听话的引颈就戮可以理解,可是那十几人也排着队的等死,是陈璞始料不及的,他开始想的是杀掉香主和公平叟的替身,那些海鲨帮的帮众怎么也会为自己的生命抗争一下,最不济也要质问邱鹏为什么发疯。

        可他们没有,在吼出“生死为公平”这句口号以后,他们就好像变成了上了发条的机器,激动、亢奋、战栗!香主和公平叟被砍了以后,他们竟然自动的排着队,一个个的等待着邱鹏的行刑,好像真的要用他们的生命祭旗一般。最可怕的是他们的脸上还带着满足的笑,好像在做一件极为美好的事情!

        陈璞浑身的汗毛竖起,脊背发凉,如堕冰窖的彻骨冰寒,太可怕了!这已经不是洗脑这么简单了,这其中一定用了类似自己前世催眠的手段,这些人已经不能算做人了!

        尽管浑身冰寒,可这样的机会陈璞是不会放过的,在此刻多杀一些这样的战争机器,他日就少死一些百姓和捍卫武阳的军士。控制着邱鹏一刀一个如砍瓜切菜一般的杀死所有人,邱鹏浑身是血,手持长刀,对正在往永安集外狂奔的百姓吼道:“你们不是要公平吗?你们不是想求财、求名吗?跑什么?说好的生死为公平呢?可笑至极!哈哈!哈哈!”

        邱鹏狂笑着把长刀横在脖子上,用尽全力的抹过,跌落高台,永安集中再无一活人!

        陈璞和茶娜转身离开,在永安集入口,随便找了一匹海鲨帮的马儿,两人共乘一骑,往漳怀城回返。

        “我制造的血腥场面,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你不怕吗?”陈璞一边策马一边问茶娜道。

        从流火寨开始,陈璞所到之处,其血腥程度,凄惨的场面,都一步步在升级。陈璞可说是一面菩萨一面金刚,行善从不记成本,杀人也从不手软。

        “我们都记得你说过的话,杀恶人是为了救好人,如果需要背负杀戮,就让你来背。可我们怎么会让你独自去面对呢?无论你是杀千人万人,我们都在你身边!”茶娜靠在陈璞的怀中说道。

        其实茶娜没有说的是,在苯蕃,奴隶们的生活,天天都是血腥,天天都是惨无人道,这时间没有比苯蕃更可怕的地狱。

        “有你们在我身边,什么样的杀戮我都可以面对!若我变成孤家寡人,纵是源源不断的给我善能,纵是我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也失去了意义,我不为变强而变强,我只为你们而变强。”陈璞说道。

        一路烟尘,马不停蹄,直奔漳怀海港码头,在众多的船只中,陈璞和茶娜找了半天才找到海鲨帮的船,陈璞也不管什么惊世骇俗,拉起茶娜就闪了上去,起锚杨帆,驶离海港。

        在船快要抵达海鲨岛的时候,邱鹏的替身和公平叟的替身重新出现,陈璞在他们身上划了两刀,准备上岸。

        邱鹏和公平叟火急火燎的从靠岸的船上跳下,也顾不上海水冰冷,陈璞和茶娜也有样学样,跟在其二人身后,邱鹏踏上陆地以后,冲着两个哨塔的帮众喊道:“都下来!所有人集合!”

        两个分别在左右哨塔放哨的帮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邱鹏的话就是军令,他们无不遵从,从哨塔上下来,跟在几人身后,往中心区域奔去。他们看到陈璞和茶娜两个生面孔,都很不解,邱鹏是严禁带任何外人上岛的,怎么今天他亲自带了两个人来?

        来到中心区域,邱鹏直接敲响了中间二层小楼旁的铜锣,所有的海鲨帮众不管是正在训练的,还是正在巡逻的,又或者正在休息的听见铜锣的声响,都向小楼赶来。

        小楼中其他的香主和公平叟,还有邱鹏的夫人,副帮主王凤都赶了出来。

        邱鹏不等众人疑问,看向自己的夫人,“先跟我上二楼!”然后又转向陈璞道:“两位恩人,也一起来!”说罢不等王凤反应就直接进入小楼,往楼梯走去,陈璞和茶娜紧跟其后。

        王凤知道肯定出事了,跟着他们也上了二楼,还在楼梯上的时候就焦急的问道:“当家的,可是出事了?官府来围剿了?”边说边走向邱鹏。

        陈璞没有任何的怜悯和手软,飞匕从右眼使出,王凤瞬间软倒,茶娜将尸体扶住,以免发出声响。

        王凤的替身,无声无息的出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